洮南市市委 洮南市人大 洮南市政府 洮南市政协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访问旧版 | 网站导航 |
重读泰州  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重读泰州
作者:王晶涛    文章来源:府城文艺    点击数:60833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4-15

 城墙倒了,城门塌了。

    天寒地冻几百年了,周围黄色的草野笼罩你。洮儿河被冻死了,而你泰州古城的历史也仿佛被冻住了一样。在冬季看古城也有一番情趣,向东望能看见双塔的轮廓,往西瞅就是新兴洮南城的远景,近瞰洮儿河已落进地下,没有河流应有的风采。城内有几处高大的土堆里是砖瓦建筑基型,也可能是当时最大的官衙,或者是几朝皇亲国戚的豪宅,它的照明取暖一定有自己的特色。或火盆、蜡烛、油灯、松明……,厅内或乌烟瘴气,或木油灯火飘香。想象仿佛在眼前复活起来,倒流的岁月把一朝一代,一日一月的尘埃翻开。在历史的雾色里,我们透过漫漫黄沙看见她的兴旺与衰败,看见与当今人类社会生存不一样的很多个侧面。

 西城墙的瓮门,辽金兵勇马队飞奔踏入城池,是战势吃紧还是暴风雪给牧群带来灭顶之灾。他们踏过封冻的洮儿河,穿越蒙古黄榆林,那一幕幕只有上天知晓,冷了点起篝火,烤上冻肉,一顿狼吞虎咽,最终赶到这泰州官衙豪宅里。公子王孙们正喝着大酒吹着牛皮,或对弈围棋,或楚河汉界,东倒西歪热火朝天。萨满巫师驱妖镇邪的鬼蜮伎俩。夜鸟和狼在城内外啼号,城墙上灯火忽明忽暗,同星月之光照耀着泰州故城的人间。在看到的青铜小花件中,有些和围棋的花色大小一样,反向,辽金时代的围棋多为手工制作,由铜制母花扣印在胎泥上成各种花色图案,烧制而成,而这种围棋周边都留有一孔。只见到一只棋罐,为陶胎绿釉。

 据辽史营卫志,辽朝的宫卫斡鲁朵,出巡的行营叫捺钵,镇守边圉的叫部族。边关有事以攻占为重要任务,闲暇则以畋渔为生,无日不营,无日不卫的军事策略,从而使辽国不断壮大。当发动战争时,辽王朝还有以青牛白马祭告天地、日神仪式。唯不拜月。宫卫辽国之法:天子践位置宫卫,分州县,析部族,设官府,籍户口,备兵马。崩则扈从后妃宫帐,以奉陵寝。有调发,则丁壮从戎事,老弱居守。辽兴宗耶律宗真所建州城有三个,即饶州、长春州、泰州。

长春州,泰州,泰宁路,泰宁卫,泰安古城,城四家子古城,仍在我的眼前,古老而神秘。当年那优美的自然环境所产生的很多美好的故事已荡然无存。有宽广的河流,星罗棋布的湖泊、沼泽。成群结队的天鹅、大雁、丹顶鹤、白鹤、白鹳、野鸭、老鵏、鸿雁、毛腿沙鸡、百灵,叫不上名的林栖鸟、草原鸟、湿地鸟,还有遮天避日的侯鸟群。兔、狐、狼、貉、獾、野猪、野鹿、狍子、野马、黄羊群在其间繁衍生息。而冬天的冰湖下,个头在几十斤重的大胖头鱼、草鱼、青根、鲶鱼、黑鱼、鲤鱼、白鲢。还有大甲鱼、鲫鱼等。掉进野炊锅里的山鸡,兔子蹬鹰的惊奇场景,金雕抓攫羔羊的俯冲,狼群捕杀猎物的狡猾布阵,还有万马奔腾、逐草迁移,踏践泡沼溅起的水花,纵横驰骋草原上的游牧景观。从而形成了我们这一地区千百年来特有的草原文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系洮南电视台新闻部主任

 

文章录入:朱佳峰    责任编辑:朱佳峰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